1. 墨海書社
  2. 重生2010:天降钜富小說
  3. 第2846章 空曠與仰望
李睿孫楚涵 作品

第2846章 空曠與仰望

    

“去看一下91手機助手的真正情況。”李睿道去百腦彙看91手機助手的情況?難道不是應該看報表,看後台數據,看財務收入嗎!車子很快到了百腦彙門口,李睿和劉健下車,走進商場。商場裡人山人海,人頭攢動,在二零一一這個時間點,全國各地的大型電子商場依然有著旺盛的生命力,尤其是某些遊走在灰色地帶的產業更是賺的盆滿缽滿。比如經常坑蒙拐騙電腦小白的燕州中公村,再比如山寨無敵的鵬城華強北,也包括彙聚了天南海北各種水...--

李睿從來冇想過自己能當足球比賽解說,畢竟他一不是播音主持專業,二不是足球從業者。

不過李睿仔細一想,也就明白國家台的想法了。

李睿雖然不是播音主持,但他嘴皮子溜啊,懟遍全網無敵手的戰績可不是吹出來的,而是實打實的打出來的,這種嘴皮子去當個解說,那還不是牛刀殺雞,小菜一碟?

而且寬泛來說,李睿也算是足球從業者,儘管他不下場踢球,也不參與球隊管理,但他擁有一支鷹超球隊,水晶宮今年成績不錯,差點打進歐戰,還有不少球員入選了這屆世界盃。

還有一點,就是李睿在菲洲的經曆讓他獲得了全球性的聲譽,尤其是在一些第三世界國家,李睿的名字可以說是家喻戶曉。

作為網絡紅人,大眾嘴替,懟人專家,球隊老闆,億萬富翁,商業明星,菲洲英雄,國家台會邀請李睿做解說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當解說?李睿猶豫了一下,還是拒絕了。

處理完檔案,李睿去洗了個澡。

回到臥室,才發現手機上多出好幾條資訊。

【黴黴】:我難以入睡。

李睿劈裡啪啦的打字回覆。

【李睿】:為什麼?還在因為今天的事情困擾嗎?

【黴黴】:一閉上眼睛,過去這麼多年的事情就在眼前迴盪,有些事情我之前冇有意識到,今天聽了你的提醒之後,我才發現這麼多年來,我創作的所有一切都不是屬於我的,而是屬於公司的。

【李睿】:當初你還是個小孩子,為了進入音樂圈,肯定需要犧牲一些權益。但你現在已經是明星了,你理應獲得更好的待遇,尤其是你的音樂版權,如果有可能的話,最好掌握在自己的手裡。

【黴黴】:或許等這次全球巡演結束之後,我要和斯科特好好聊一聊。

【李睿】:需要幫助的話,隨時給我打電話,我會永遠支援你的!

【黴黴】:謝謝你……

李睿本以為對話就這樣結束了,兩分鐘之後,訊息又進來了。

【黴黴】:你能來陪我嗎?

李睿吞了下口水,馬上回覆:【等我!】

二十分鐘之後,李睿一頭撞進黴黴酒店房間,兩人一句話都冇說,開門見山,直接擁抱,熱吻,糾纏,撕扯,翻滾在了一起。

李睿填補了黴黴一年多的空曠。

黴黴滿足了李睿兩世間的仰望。

熾烈的火焰,熊熊燃燒,把他們的激情統統化為瘋狂……(此處省略xxx字)

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,果然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黴黴容光煥發,比昨天的氣色好多了。

林世靈是這樣,李富貞是這樣,黴黴也是這樣,果然女人是水做的,太長時間冇有滋潤的話,就會如同鮮花失去了水分一樣枯萎,而一旦獲得了水分,就會重新鮮豔起來!

李睿現在就是一瓶水,哪裡枯萎澆哪裡,澆向哪裡,哪裡就鮮豔如花。

怎麼有點工具人的感覺呢?

晚上就是正式的演唱會,黴黴需要很早去踩場,化妝以及調整身體狀態,和李睿親吻了一番,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。

李睿又睡了一會兒,然後就被陶園園的電話給叫醒了。

李睿:“想我了?”

陶園園:“嗯,想你了。最近很煩躁,需要你來滅火。”

“怎麼煩躁?誰惹我的園園寶貝了?”睡在黴黴的床上,撩著園園的心,李睿卻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渣,大概是習慣了吧。

陶園園道:“還不是椏視的事情,最近和tvb鬥的不可開交,兩邊為了收視率,已經打出真火了。”

李睿笑道:“這是好事啊。”

換到兩年前,誰能想到椏視能夠起死回生,甚至跟tvb重新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爭奪收視率?

那時候的椏視奄奄一息,半死不活,員工拿不到工資,節目拿不到製作費,廣告冇有人看,收視率跌到了曆史最低穀,上上下下人心惶惶,眼看著就要倒閉了。

多虧李睿伸出“援手”,收購椏視,注入資金,從tvb挖角來一批管理人員,一邊收購大量版權充實椏視的節目庫,一邊從年輕人喜歡的綜藝類節目入手打造全新的節目表,連續創作了包括李睿出演的《半熟男女》等在內的大批火爆綜藝,總算挽回頹勢。

最近一年,椏視又不斷的通過李睿的關係,從島國、朝島、美麗島和歐鎂買來大量版權,同時加強自製綜藝節目的質量,繼續縮小和tvb之間的差距。

收視率提高之後,廣告主們慢慢回來了,椏視又和百視達合作開發了app,再度獲得了港島本地年輕群體的歡迎,去年光是通過app會員費,內置廣告以及貼片廣告,就獲得了近億收入,這對過去多年來始終钜額虧損的椏視來說,簡直是翻天覆地的大變化。

最近幾個月,椏視的收視率已經可以和tvb分庭抗禮,除了自製電視劇方麵還有所不及之外,綜藝上已經形成了碾壓tvb的趨勢,如此情況之下,也不知道陶園園還煩躁什麼。

陶園園嘟囔道:“節目落地的事情,又被擋回來了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李睿收購椏視,一方麵是希望在港島擁有一個媒體喉舌,為未來的港島風暴提前做點準備,另一方麵則是希望椏視能有落地內地的機會,為他的大文娛理念增加一塊堅實的基礎。

從收購椏視至今,陶園園已經三次申請椏視落地,不是被直接拒絕就是高高掛起,以陶家在文化領域的影響力尚且如此,可以想象此事有多難了。

椏視落地不成,意味著隻能在港島的一畝三分地繼續和tvb纏鬥,而無法直麵十幾億人的大市場,也就難怪陶園園如此煩躁不安了。

李睿安慰道:“這次不行就下次,按照上麵的要求整改就是了。”

陶園園道:“關鍵是,冇有任何要求。”

李睿問:“老爺子什麼意思?大哥二哥他們什麼想法?”

“這事,他們根本插不上手,也不能插手,甚至多問一句都不行,避嫌。”陶園園道,“這麼大的事情,總務部那邊直接過問,協會這個層次完全做不了主。”

“我懂了。”李睿也理解陶家那個層次麵臨的壓力,椏視這事確實不方便插手,否則被一些有心人利用的話,是要出大問題的。

站得越高,風越大,就越是要紮穩根基不能犯錯,因為有太多人希望你摔下來了!

“我要是有機會見到譚副部,幫你問問。”李睿道,“我一個白身,不怕這些。”

陶園園笑道:“果然你對我最好,那你再答應我一個事。”

“儘管吩咐。”

“國家台不是邀請你去桑巴解說世界盃嗎,給我個麵子,去一趟唄。”陶園園提出了一個讓李睿意想不到的要求。--口氣道:“電影就像是導演的孩子,我也能夠理解導演想要堅持自己想法的那種感覺。可是形勢比人強,如果不想這部電影永遠蒙塵,就隻能做出妥協。在我們鏵國搞藝術,其實就是一個不斷妥協過程,慢慢習慣就好了。”李華明點點頭道:“也隻能這樣了,真的太感謝李總的意見了!”李睿笑道:“不用謝我,我隻是奇怪,這種劇本你們當初是怎麼通過的,真的就不怕審查?”李華明哭笑不得道:“你還彆說,劇本我認認真真的看過,當時隻覺得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