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墨海書社
  2. 九王爺的團寵玄門妃
  3. 1364:胤祈都滅不了我,你當自己是誰
楚南璃夜司珩 作品

1364:胤祈都滅不了我,你當自己是誰

    

在玄月觀住下了,那就是我徒兒!”清虛哭得傷心,淚如雨下,“哎,半年前你被徐大嬸打得隻剩下半條命,是為師救下了你,還將觀裡最後幾粒米煮了粥給你吃,冇想到,你今日竟如此無情無義……”南璃嘴角抽了抽。真正的楚南璃早已香消玉殞。十年前,原主意外走丟,後被一農婦撿回家。那徐大嬸不是什麼好人,對原主動輒打罵。有一次隻因兒子貪玩磕破了腦袋,徐大嬸將原主打得奄奄一息。剛好清虛路過看不下去,就給了徐大嬸幾個銅板,將...-

砰!

降魔杵的金光照耀自個兒,梵文咒約也因此被衝開!

隨即,魔氣再從佛塔縫隙中瘋狂湧入。

整座佛塔都在震動!

連帶著山穀似乎都要裂開!

紀玥已積攢了不少魔氣。

環繞周身。

眨眼之間,她的修為就提升到了魔尊第一境!

這是她潛伏百年,辛苦隱藏的成果!

眾人麵色驚變。

慈念不由得感歎一聲,“終究是困不住……”

在佛塔的製約下,還能悄無聲息的煉化魔氣,想必整個六界除了紀玥,也無其他人能夠做到吧!

紀玥感覺身體充滿了力量。

雖然這些力量跟她以前相比,還是微不足道。

她嘴角笑容加大,勾勒出了好看的弧度,整個人看上去是既瘋魔又癲狂。

佛塔的淨化金印還要落下。

她看了一眼,笑得更加狂妄。

抬手一掌擊出,直接將淨化金印粉碎。

袖子一揮,魔氣狂湧。

佛塔根本容不下這麼多強勁的魔氣。

轟隆——

咒約持續破開。

崩塌加劇!

天地幾乎都沉在昏暗裡,紫黑魔氣狂卷四周。

砰!!!

一聲巨響,佛塔徹底爆開。

慈念、十一善和乘風皆受到力量反噬被震飛。

塵土飛揚中,一抹俏麗身影輕移蓮步,走出了廢墟。

她容色豔麗,笑容邪魅,隨意的舒展著身體。

她輕聲感歎:“自由的感覺真好。”

咻——

一側,是萬重劍意射去。

可在距離紀玥半寸之時,就被她的紫黑魔氣抵住,難以再前進。

紀玥轉頭看去。

隻見雲俞白站在不遠丘陵處,操控著這些劍意。

“雲俞白,你最想我死,我真的忍你很久了。”紀玥手一揮,想要將劍意儘數碾碎。

可她隻能扇出一道風來。

她不由得嘴角抽了抽。

自己現在的力量跟以前可冇法比,揮揮袖就搞定一切的招式是不管用了。

不過不要緊,這百年來她溫故知新,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要熟練魔族功法,且還比他們懂得多。

她快速掐訣,手指姿勢優美,指尖凝聚著光芒,往前一推,那些停滯著的劍意立即被她的魔氣侵染。

此時她袖子一揮,就真的能控住這些劍意飛揚出去。

雲俞白眉頭緊蹙。

他直接拔劍,掠身上前將魔氣劍意一一斬落。

這當然難不住他,可紀玥也飛身而上,在雲俞白斬落劍意的時候,她趁機一掌劈下。

這一掌,威勢巨大。

正是修羅血煞掌。

而她使出來的修羅血煞掌更是不一般,力量翻湧,就算是挺遠的距離,雲俞白都能感受到一陣灼燒感。

也是驚奇,若論修為高低,她比自己還要差了許多,可她使用這些招式,卻能發揮出如此強勁力量,著實讓他內心震驚。

可如果他退縮,這些年的勤苦修煉豈不是成了笑話?

劍刃寒光閃爍。

他凝聚力量,徑直劈出一劍。

這一劍威勢不小。

紀玥挑眉,已知道自己現在與雲俞白還是有一些差距。

若要硬碰,自己還討不了好呢。

她的迷蹤步用的爐火純青,險險躲過。

那一劍劈平了一個山頭,發出巨大轟隆聲,似乎連半邊天也要裂開了。

她一個翻身,已往巨蟒那邊去了,還不忘回頭說道:“雲俞白,總有一天,我能讓你生不如死,你等著吧!”

雲俞白可不想放過她。

可巨蟒是她的魔寵,兩人契約,魔氣可自由共享。

原本巨蟒還在苦苦應對永寧兄弟,但此時千萬道魔氣湧去,注入了寶石之內,她立即補充了不少力量。

又再仰頭怒吼。

發出的衝擊不可小覷,直接就將兄弟兩人掀飛。

其中一個頭也有毒氣噴射出來,很快就在山穀瀰漫開。

眼見兩人就要墜入毒霧中。

他們的力量又再暫且停歇,無法飛行。

雲俞白距離得遠,受的影響不大,他先衝著永寧去了。

可永寧和阿燼一南一北,救得了這個,救不了那個。

但有一抹人影飛得快速,將阿燼一把攬過,飛了一段距離,脫離開了毒霧範圍。

乘風這才鬆了口氣。

兩兄弟往下摔去。

他們的身體剛硬,再怎麼摔都不會摔斷骨頭。

但乘風剛纔遭受反噬,現在強撐著飛行救人,剛撐起身子就嘔出一口血。

他麵色慘白。

再抬頭看去,已發現紀玥站在巨蟒的主頭上。

狂風吹得她衣裙飄逸,她睥睨天下,不可一世。

“今日就先玩到這裡吧。”她說道,一副悠然得意模樣。

“紀玥!”乘風搖晃站起來,大聲叫喊,響徹山穀。

紀玥也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並未改變離開的念頭。

巨蟒爬上天空飛行。

八個頭保護著主人。

雲俞白咬咬牙,不肯就此放紀玥離開,萬重劍意開路,他持劍跟上。

他的劍意雖傷不了巨蟒,卻能打得其他八個頭讓路。

他的目標,是紀玥。

“真麻煩。”紀玥微微蹙眉。

可下一刻,雲俞白已用瞬移功法掠到紀玥的跟前。

長劍直刺而下!

紀玥迅速反應過來,她冇有任何武器,隻能赤手空拳的打出一掌。

力量差距,雲俞白的長劍直接刺穿她的力量,正中她的心脈。

她身體一震,劇痛襲至全身。

嘴角溢位血跡,滴落在雲俞白的長劍上。

她不怒反笑,可以用詭異來形容。

雲俞白正是不解,卻見天地間的魔氣瘋狂聚集,環繞在紀玥周身。

他為保安全急忙退後。

隨後就見到魔氣填補著紀玥現在的身體。

她的魔魂,冇有一點撕裂損壞。

雲俞白麪色更白,他剛纔可是用上滅魂訣。

很顯然,這對紀玥毫無用處。

“雲俞白,你真的很天真!以為這就能殺死我嗎?”紀玥狂笑完,出言嘲諷,“胤祈都滅不了我,你當自己是誰?!”

趁著雲俞白驚訝的時候,她一掌劈下。

這完全是想要了雲俞白的命。

他想反應過來已不太能夠,然而底下又傳來乘風的叫喊:“紀玥!!!”

聞聲,紀玥竟有些不忍下手,這一掌隻劈在雲俞白的肩膀上。

饒是如此,他也覺得灼熱之感傳遍全身,疼得力量都有些使用不上了。

“雲俞白,看在乘風的份上,我今日饒你一命。”紀玥冇有過多停留,一人一蛇往山穀深處飛去。-道:“彆太擔心,王爺又不是嬌弱得不能自理。”青鋒想想也是,在邊境時,王爺也曾一人戰勝過齊國的一隊精兵,若論武功,他是絕對相信王爺能應付的,最怕是敵人會使陰險手段。然而這個時候,她身旁的紙鶴抖動了一下翅膀。紙鶴隨即飛了出去。南璃心一喜,“有王爺的蹤跡了。”她立即翻身上馬,跟上了紙鶴。“王妃,等等屬下。”青鋒喊著,還讓一隊黑甲衛也跟上,以防不時之需。城門早已關閉,但守門將領早已認得南璃,便急忙讓士兵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