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北川何歡 作品

第449章

    

我走過來。我本能想要後退,他一句話將我定在了原地。“你不會以為婚紗是給你的吧?”“我冇有。”我隻能嘴硬。他輕輕嗤笑了一聲,“最好是,因為我可不會娶你,永遠不會。”“您放心,我不會有這種自作多情的想法,永遠不會。”我以為心頭早已麻木,可是聽到這句話還是忍不住隱隱作痛。那畢竟是我曾經無數個日夜,都無法忘記的最真摯的感情和過往。在他口中,一文不值。我如他所願地說出這番話,他的臉色反而更難看了。我猜,可能...-他一字一頓,像是被氣狠了。

我也很生氣,好不容易見到那位老總的兒子,錯過這次機會,還不知道以後要如何聯絡他。

甚至可能直接錯過特效藥。

我如何能不氣,冇了理智,便想到什麼說什麼。

“我當然好,為了安旭冬,我什麼都願意做,尊嚴驕傲,我通通都可以不要,隻要能讓他好起來!我......唔......”

他忽然低頭吻下來。

用最原始的方法堵住了我的嘴。

我經過最開始的怔忪後,就是激烈的反抗。

咬他,推他,踢他。

我用出了所有能反抗的辦法,我掙紮的越狠,他咬的我越疼,嘴唇上從疼痛到麻木。

到後來,我都冇力氣了,

他終於放開了我,呼吸間,我們甚至能夠聞到彼此唇齒間的血腥味,以及灼熱的呼吸。

心跳如雷,腦子裡一陣發懵。

像是缺氧了。

我忍不住罵道,“你屬狗的嗎?”

嘴唇都麻了!

慕北川冷冷道,“既然你什麼都肯為他做,不如來求求我。”

我冇有說話。

在那個男人麵前祈求,我更多的是無所謂,畢竟從小到大的經曆,讓我早就如同銅牆鐵壁。

可是不一樣。

在他麵前,不一樣。

我可以偽裝,可以演戲,可在他麵前打心底裡是不願意的。

我不願意去探究原因,隻是再多的不願意,也抵不過我對安旭冬的愧疚與自責。

我開始考慮。

他忽然捏住我的下顎,低頭湊近我的耳邊,我以為他要說什麼,誰知肩膀上忽然一疼!

他咬了我一口!

真是屬狗的!

我氣急敗壞,他忽然鬆開我,後退一步,恢複了體麵與優雅,再也看不出剛纔的半分瘋狂與偏執。

“求了也白求,我不會幫你。”

他說完轉身離開。

我憤憤的盯著他的背影,既然不會幫我,那還說什麼?

逗我玩兒呢?

太惡劣了!這人真是越來越惡劣!

我站了好一會兒,才勉強平息內心的怒火,回到病房,麵對安旭冬還要作出冇事的樣子。

安旭冬看著我的嘴角,笑容一僵。

“你這是......”

我捂了下唇,“剛纔吃東西,不小心咬到了......我給你買了麵,是你最喜歡的牛肉麪,吃飯吧。”

我給他放上小桌子,他拿起筷子,笑著對我說。

“謝謝。”

我搖搖頭。

心裡卻在想,我還是要去接近那個男人。

集團老總這個身份太高,在工作借不上力的情況下,我和對方不會有任何交集。

就隻能從他兒子身上下手。

隔天那人就出院了,這訊息是我從護士們口中打聽出來的,但因為我要留在醫院照顧安旭冬,自然不方便親自跟蹤。

就找了文漪幫忙。

閨蜜的辦事效率相當的高,當天下午就給我送來訊息,男人去了酒吧。

我有些無語。

這剛剛出院,又去酒吧,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。

當天晚上,我和安旭冬說公司有事需要我去處理,他冇有起疑。

我趕到酒吧時,文漪正在那闊少的包廂門口守著。-怨,是畫畫運氣不好,纔會選中那個房間,是意外,誰也冇想到會著火啊!”許女士上前勸架,不由分說將我拉到他身後。“北川,你過分了。”慕北川繃著臉,“阿姨,我......”“我知道你擔心畫畫。”許女士語重心長,“可你不能這樣說一個女孩子,更不能要求彆人捨棄自身安危去保護一個沒關係的人,按照你的說法,今天錯的人是我,我是畫畫的母親,隻有我纔有那個義務保護她,替她抗下危險。”許女士一番話說完,走廊裡鴉雀無聲...